許仁杰爲防疫和兒變陌生 心酸曝最不想承認的事

許仁杰爲防疫和兒變陌生 心酸曝最不想承認的事

校花的终极兵王

許仁杰因爲防疫關係刻意和兒子保持距離,心酸地說和兒子變陌生了。(摘自許仁杰臉書)

疫情持續延燒,不少家有孩童的藝人都嚴陣以待,許仁杰近日在臉書上分享相隔34天才敢戴着口罩用手觸碰1歲多的兒子「多米」,心酸地說兒子與他多了份生疏感。

冰山之雪 小说

今受訪時他表示在疫情剛升溫時就已開始自我隔離,和老婆兒子分房睡,他睡在工作間,只要出工作間一定全身先消毒,口罩戴緊緊。就算拍戲早點收工,仍然儘量待在工作間不和兒子接觸,只開一個小門縫,遠遠地看他玩:「我的工作環境每天都充滿不確定,可能隔天誰就確診了,家裡有那麼小的孩子,不能打疫苗、也不能吃藥, 只能儘量小心做好防疫。」

謹慎的許仁杰說因爲拍戲的關係,回到家兒子通常都已經睡着不會見到面,即使如此,進家門前還是會先全身消毒,快步回工作間,避免在客廳停留過久:「畢竟還是在同一個屋檐下,兒子白天都會在客廳活動,怕身上有病毒沾到地毯。」有時兒子想過去跟他玩,許仁杰就會用比較嚴格的聲音命令:「不行喔,不能來這邊爸爸髒髒,弟弟退後。」看兒子被拒絕又不知道爲什麼的樣子,他坦言真的很揪心。

在許仁杰的觀察,這段時間兒子只要想過來找他玩,眼神都會避開又有點害羞,停了一下又往回走,他心酸地認爲父子間多了份陌生:「這個歲數小朋友都這樣,你不在他生活圈一陣子,他就會忘記你的存在,這是一件我真的不想承認的事實。」現在要跟兒子玩,他都必須先旁敲側擊,不想嚇到孩子,先在一旁說話讓他慢慢熟悉,真的玩開後纔敢稍微摸摸他的臉:「像今天我就有跟他玩踢球,雖然真的很想像以前那樣親他抱他,但爲了孩子安全還是算了,我想全天下的父母都一樣的。」

时论广场》体育署的低级失误(苏嘉祥)

提高胜率 高殖利率股短打操作

王思佳風波燒不停!賴薇如被逼問「為什麼不發表看法」回應了

2025人均GDP冲1.4万美元